是真夏阿

不想做デザイン 想做イラスト😷

😱😱😱明天还有一篇论文没译 一张海报一份menu一套名片没做 周二就是死线了可是我现在居然还想写文… Sai你没救了😱😱😱

「盛夏」11.林巡的晨间叫醒服务

今天虽然短小但是也是🚗阿(///▽///)

总算是失踪人口回归了 这周太忙了 各种论文报告还有各种考试的准备😭😭😭每天都在发高温警报 好想回家😭😭😭难过😭😭😭
希望大家都注意预防中暑!!

「盛夏」10.🤐下
请和「🤐上」一起食用
如果你愿意的话 也可以从「盛夏」1开始看
这一章写的太长了 反复修改了很多遍才定下来
虽然还是不太满意
最后是我没有营养的碎碎念 毫无逻辑(˶‾᷄ ⁻̫ ‾᷅˵)
怎么发都发不出去 只能加个图然后分批次了
大家貌似都会加各种链接?可是我好像只用这一个app来写文…

「盛夏」10.🤐上
写了三天 6k➕ 诚意满满!!
写到脱发 发了好多遍都没发出去 非常绝望 所以分两次来发吧
表白我真夏哥哥❤️

🤯🤯🤯🤯🤯

我的第十章发不出去啊啊啊啊
写了三天写到脱发发不出去为什么
🤯🤯🤯🤯🤯
是系统问题还是我的问题
啊啊啊啊啊

🤐

写了一片6k字的🚗
真的很服气我自己
非常hái怕我自己
要是能做高质量好车2k字以内就能写的跌宕起伏就好了😔

「盛夏」 9.圣诞快乐 劳伦斯先生


9.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下午五点,顾真夏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看到手机上有一条两小时前的未读短信。
是未知号码,内容只有两个字,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林巡”
 
顾真夏把抱在胸前的书从右手换到左手,打开短信回复,
“顾真夏。”
随即把手机放回兜里,迎着夕阳走出校园。
 
在小区旁的超市里随便买了些菜,顾真夏回家给自己煮了碗简单的面条。随便吃完,回到客厅,随手倒了昨晚盛了一半的烟灰缸,又点了根烟,窝在沙发上,借着从窗外透出的橙色的余晖看了起来。
 
借了村上春树的《1Q84》前两册,心里虽觉和译版和原著相差甚远,却也耐着心读了下去。
顾真夏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在第八次从书包里掏出手机的时候,收到了顾真夏的短信。
还没点开回复,就被教练揪住衣领拉回了运动场,不甘的嘶吼着,
“黄教!我已经跑完6圈了!”
林巡跑得快,耐力也好,布置下来的任务提前完成,回头看着被落下大半圈的刘晋泽等同学,喘的像一群老狗。
“嗯,那就再去跑两圈,对于优秀人员我们推行更高标准。”
林巡心里骂着,嘴上却弯了起弧度,明显被顾真夏的回信和那一句“优秀人员”取悦了。
 
体育学院的课程和其他学院有所不同。大部分时候,上午是公共必修课和理论知识,下午就会被提溜进运动场训练。
开学近一周,早晨和临放学的跑圈是每天的必修课,把懒觉成瘾的林巡折磨的够呛,去食堂啃了三盆饭都觉得不够。
 
“唉,你周末回家不?”
死狗刘晋泽勾住林巡的脖子,摊在对方身上。林巡甩开一身臭汗的刘晋泽,
“回吧,我爸妈出差回来了,周末林灿也回家。”
刘晋泽不死心,再一次靠过来,
“你说灿灿好好的非要去住什么校?感受集体生活?真搞不懂你们爷俩。”
 
刘晋泽自打高中和林巡混熟了之后,就格外惦记还在念初中的林家小妹林灿。
长相甜美,性格又好,还乖乖的抱着刘晋泽的手臂叫“晋泽哥哥”,叫得刘晋泽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当即决定等林灿成年一定要撒丫子追求一把。
可是话虽这么说,但刘晋泽的风流往事也并不比林巡少。
刘晋泽长的挺帅,五官不像林巡那么深刻硬朗,却也算是明眉星目了。个子也不矮,脑子也好使,会吹牛逼会贫嘴,从哄老师到哄女孩,都是一套一套的。
更何况,篮球打得好、会耍耍帅的男生总是格外招女孩子喜欢。
比如林巡。
还在高中校队时,两人就场上打得一手好配合,场下一起喝酒泡妞。
 
只是刘晋泽从头到尾一个大直男,从清纯妹妹到火辣姐姐统统热爱;林巡的对象却逐渐发生了性别转变。
最开始刘晋泽还想试图把林巡带回“正轨”,努力无果后也便放弃了。一方面,同性恋越来越多,也已经算不上什么伤风败俗的滔天大罪了。而更重要的是,刘晋泽觉得林巡也只是玩玩儿,他可以很爽快的掏出里面还有500多块的饭卡保证,林巡以后还是会娶媳妇儿。
按林巡的话说,那便是“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老子又不操你屁眼。”
 
而做为林巡的老铁,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能忍受林巡的烂脾气。
刘晋泽是见识过的。
 
暑假的时候两人晚上去酒吧玩,好巧不巧遇上了个同一学校的学长,比他们高两届,传媒学院玩摄影的,叫陈冶青。
细皮嫩肉,文文弱弱,长得倒是挺好看。一来二去,林巡没两天就把人给睡了。
可没想到对方不依不饶,非要和林巡谈恋爱。林巡陪着玩了一个月的过家家,发了几次红包,看了两次电影,就没了兴趣。开学前,就买了副不算便宜的球拍送给陈冶青,说是做分手礼物。
 
陈冶青短信电话轰炸了一周,哭着闹着诉说自己的衷情。最后把林巡逼急了,火气上来,一个电话问候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要不是刘晋泽拦着,估计林巡可以直接上门去把别人家都拆了。
 
刘晋泽想劝林巡,不能把谈恋爱当游戏,把人当消遣。但对方叼着烟,翘着二郎腿,眯缝着眼睛,一幅“老子开心最重要”的模样,刘晋泽除了想把鞋摔在那张帅脸上以外,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顾真夏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黑。
隐约听到外面好像是谁家的孩子在哭,混合着几声家长的高声叫骂。很快,一切又全都安静了下来。
意识慢慢回归,顾真夏想起来自己是睡着了。书还握着放在肚子上。
 
就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般,顾真夏没有动。陷在沙发里,盯着前方,从窗外透进的微亮在挂在墙上的液晶大电视边缘上反着微弱的光。
企图通过一些什么,来证明自己与这个空间的连接,顾真夏固执的没有动,进入耳边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顾真夏在等,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就是执拗的和自己已经麻木的身体做斗争,保持着醒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哪怕是那小孩再哭一声也好,顾真夏想。
 
没过太久,楼下驶过一辆车,轮胎擦过地面的声音在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顾真夏终于呼出一口气,胳膊撑着支起身,手上摸索着给书页下方折起一个小角,合上放在一旁,站起身摸索着去开灯。
 
灯亮起来的时候,顾真夏下意识的眯了眯眼,视线聚焦后,走向沙发,抽了湿巾跪在地下擦了掉下来的半截烟灰,扔进垃圾桶,抬头看见墙上的挂钟,十点半。
顾真夏走进浴室,给浴缸放上水,脱了衣服扔进洗衣机,正准备按下start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在出水之前一把捞起自己的裤子,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呼出一口气,又把裤子扔进洗衣机。
 
屏幕显示有一条新的微信消息,顾真夏动手滑开。
 
群聊三:
梁:收到。
 
近一周前发送出去的报平安的消息终于得到一句回信。
顾真夏没觉得开心,也不觉得失望。打开音乐播放器,点开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把手机放在浴缸旁的支架上,脱了衣服踏进温水里。
 
清淡的钢琴曲,混合着溢出浴缸的水声。顾真夏把湿润的刘海一把拨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仰头靠在浴缸边缘,长呼出一口气。
 
顾真夏放低身子,仰起头,让自己的耳朵也浸泡在水里。
音乐声透过温水,就显得格外朦胧缠绵。
就像是把一个乐队塞进了水晶球里。然后摇一摇,乐队里的小人就在飘摇的雪花里弹着钢琴。
最好还会转动,里面的小人一边不知疲倦的奏着音乐,水晶球一边缓缓的旋转,向主人365度全方位展示。
 
顾真夏笑了笑,甚至连自己都分不清那笑容是因为想象出的画面搞笑,还是觉得自己简直无聊的可怜。
胸腔微微一震,身子沉了沉,一不小心就呛进一口水。顾真夏支着浴缸底部,直起身子,咳嗽了两声,眼圈红了红。
 
同一首歌还在不停的循环着,顾真夏不知道这是第几遍,但是感觉到池子里的水温渐渐变凉了。
这时,音乐停顿了两秒钟,又恢复了播放。顾真夏随手抓了条毛巾擦了擦,拿起手机。
一条短信进来了,是顾真夏还没有来得及存下的林巡的号码。
“明天?”
 
顾真夏笑了笑,锁了屏,把手机随手放回了架子上。又闭着眼睛沉进水里。右手手指在水下轻轻摩挲左手的手腕,在水里伸展五指,又合成拳,感受着从指缝中一丝一丝滑过的水。
 
当水彻底冷下来,顾真夏站起身来,跨出浴缸,拔了塞子。在咕咚咕咚的下水声中,顾真夏拿起浴巾,随手擦了擦头发,挂在肩膀上。
抬头看到镜子中映出的裸.体的自己。
湿润的头发因为过长而翻下来搭在脸侧,柔软的贴在白皙的脸颊上,露出清秀的眉毛。顾真夏双眼微阖,眼皮很薄,内双稍稍像上挑起,眼角下是一颗小小的痣,因为近日的严重失眠,眼下覆着淡淡的黑眼圈。水珠顺着高挺的鼻梁落到薄薄的上唇,抿抿唇,水珠就顺着双唇的缝隙滑了下去,从削尖的下巴上滴下去。
怎么看都是一幅温润的少年面孔,只是浅色瞳孔中透出的冷漠神色让整个人的温度都降了下去。
 
顾真夏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明显的皱了皱眉,扭过头去,不愿意看这么一幅与自己父亲如此相似的面容,打开浴室的门,光脚走了出去,随着动作滴下一串水珠。
 
 
第三次尝试入睡失败,顾真夏睁开了眼,盯着黑暗空间中虚浮的一点。
良久,除了外面偶尔叫一两声的野猫,只剩下顾真夏自己轻轻的呼吸声。
 
拿过手机,按亮屏幕,突如其来的光线让顾真夏不自觉地眯了眯眼。
3:12。
 
屏幕黑了,整个房间又陷入了浓稠的黑暗。
顾真夏再一次按亮手机,打开收件箱,点开那条未署名的短信。
“好。7点以后。地点你定。”





















Ps:其实我自认为我是很大程度上了解顾真夏的。
我很想努力写出顾真夏这个人的无趣,冷漠,淡泊,坚硬,表里不一,以及善于伪装。
但是感觉自己怎么都写不出这样的感觉。

包括这两章,都写的很困难。

顾真夏是独居动物,他不需要通过和他人的交流来实现自身价值,只有在独处的时候才会展现的真实自我,如果不通过和他人的行为互动(比如林巡和刘晋泽),只是通过个体行为和心理活动的话其实很难表现。
当然很大一部分应该是我自己的写作技术不足够,词汇过于贫乏,表达方式也很短缺。
我喜欢这个角色,所以我想把他写的生动丰满。
越这么想,我就越想在顾真夏身上做加法,但是有时又觉得自己很啰嗦,抓不到point。加法做的越多,感觉自己离想要表达出来的顾真夏距离越远,但如果不找各种办法表达,又很担心不能好好的将想法传递给读者。
这个度的难以掌控,让我非常苦恼。
但是总归,对于看了《盛夏》的亲们,我非常感谢。
作为新手小白,欢迎各位提出各种意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再次感谢。
这章车还是没能开起来,下一篇一定开!

「盛夏」8.还在发育期


8.还在发育期

“顾真夏,你等一下。”
正在收拾书包的顾真夏闻声转头,被满脸洋溢着朝气蓬勃的高个儿班长喊住。
班长穿过放学一窝蜂挤向门口的人潮,大步走到顾真夏面前,笑了笑,顾真夏心道,上了两节这么枯燥的课,还能笑得像朵花,是不正常还是缺心眼呢。但还是挂起笑容,
“班长,怎么了吗?”
“唉,别班长了,叫我许阳就行。那啥,你等下,班导有事儿让我转告你。”
顾真夏点点头,转身靠在桌角,侧身让放学的同学们通过。
眼看着教室里人越来越少,刘晋泽比林巡还着急,催促着,
“还不走!等下食堂抢不到鸡腿了!”

失去了大部队的掩护,让林巡这么一个大高个儿显得格外突出,脑子里思考着怎么跟顾真夏“讨债”,身体却诚实的弯下,企图把自己躲在比自己矮小半个头的刘晋泽身后。

林巡也说不清为什么,明明恨得牙痒痒,天天在校园里扫视,却在见到那期盼的挺拔身影后,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终于,几分钟前还人满为患的阶梯教室,现在人数已经寥寥无几,林巡跟着刘晋泽一起走出教室,恨不得像个裹脚妇一样,把一米拆成三步走,一步三回头的在刘晋泽的恨铁不成钢中挪向食堂。
 

待到教室里没什么人了,顾真夏抬头看向班长。
“啊、是这样,”
班长看着顾真夏,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之前班里开会不是要选班干部嘛,你说你不当班长,虽然最后就变成我当了...”
“嗯,所以班导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呢?。”
顾真夏点点头,
“啊...导师就说,因为你年龄比我们都要大一些,经验也丰富,问你能不能担任学习委员来着,让我来和你说说...”
顾真夏低了低头,刘海盖住了轻轻皱了皱的眉。没有问为什么之前定好的人选现在又要自己来顶替。
随即抬起头,又挂上了和煦的笑容,
“我不太了解国内这边,请问学习委员一般都要做些什么呢?”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收收作业啊论文啊,统计一下同学的学分什么的。”
紧接着又补上一句,
“不麻烦的!真的不麻烦,班导也是怕直接和你说你拒绝,所以来找我和你说...”
顾真夏低下头,戴好帽子,整了整帽檐,没有抬头看班长那张惴惴不安的脸。
“行,我知道了。”
许阳呼出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任务。
顾真夏拿起书包,转身勾了勾唇角。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那我就...”
“啊,你要去食堂吗?”
“...对。”
“唉唉!我和你一起去!饿死我啦。”
说完,许阳回来也拎了书包,跑到顾真夏身边,笑得没心没肺。
顾真夏没说话,跟着许阳一起往食堂走去。
 
“唉,话说,你为啥不想当班长啊?”
走在去食堂的林荫道上,许阳问道,顺手举起一只手,准备搭上顾真夏的肩。
顾真夏下意识躲了一下,低下头把单肩背着的书包换到两人快要贴在一起的肩膀侧。
“因为麻烦。”
许阳听闻顾真夏的回答,愣了愣,半举着手,尴尬的挠挠后脑勺,笑道,
“啊...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
顾真夏也笑了笑,没有回答。


 
果不其然,林巡拉着刘晋泽坐在中心食堂,在刘晋泽第四遍抱怨“中心食堂这么烂都没有鸡腿早都说了去体院旁边的高级食堂吃”时,看到顾真夏走了进来。
上了一上午课的学生们,风卷残云般的打饭、吃饭,此时的食堂已经空了一大半,饭堂里好吃的菜也都见了底。
就算没有鸡腿,刘晋泽也吃得四脚朝天,摊在椅子上摸着肚子,游说林巡一起出去“饭后一根烟”。
林巡撇撇嘴,说不去,自己饭还没吃完。说着象征性的拿筷子拨拉了两下餐盘里剩下的两根菜叶。

“怎么不吃死你!”
刘晋泽狠狠的说,对这两天林巡的表现非常之不满,
林巡挑了挑眉,毫不嘴软的回声呛道,
“你懂屁,”
接着俯下身,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不怀好意的笑道,
“老子还在发育呢,正是长身体的关键...”
 
话还没说完,那宛若色情狂一般的表情还未从脸上撤下,余光就看到顾真夏托着餐盘,走到了离自己不到十步的距离,抬眼和林巡正正的对上了。
 
“...关键时期...”
 

今天顾真夏没有喝酒,也没有吃药。不在酒吧那昏暗的灯光下,也不是站在高高在上的主席台。

是清醒状态的顾真夏,是和他记忆中那晚截然不同的顾真夏。沉着,挺拔,温柔,以及一丝若有若无的…距离感。

是他躲在教室后面偷窥了两节课的人,正面的,清晰地,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手里托的餐盘里,是一份米饭,西红柿炒鸡蛋和芹菜炒肉。

对方明亮的眼中划过一丝惊讶。

林巡有一瞬间脑子里是空的,食堂也不嘈杂了,没有充斥着饭菜味,连肘下桌子的油腻都没有感觉到。
 

“你还发育个jb!”
“顾真夏!这儿!”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从自己身前一道从自己身后。把这凝固的瞬间打了个对穿。
顾真夏先反应了过来,又挂上笑容,朝林巡笑着点了点头,算作招呼,随即走到林巡身后的桌子上坐下。
 
“不...你就是发育jb呢吧!”
前面刘晋泽的逼叨逼似乎被耳膜过滤出去了,林巡清楚的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的声音。
“你就吃这么点?”
“啊,不是很饿。”
“你这么瘦,该多吃点!”
林巡听到身后的人轻轻的笑了笑,说了句,我开动了。
 
他不瘦。
林巡心想,身材好得很,屁股还可弹手了呢。
紧接着,拿出兜里的钱包摔在对面爆发边缘的刘晋泽脸上,
“买两杯可乐吧,喝了再走,外面太热了。”
刘晋泽一边小声嘟囔“碳酸饮料喝多了阳.痿,发育多好都没用。”,抓着钱包骂骂咧咧的走去柜台。
要不是顾真夏坐在背后,林巡简直想跳起来把餐盘抽在刘晋泽这张衰脸上。
 
顾真夏弯了弯嘴角,心道,不阳.痿。
 
一直挨到顾真夏吃完饭,还了餐盘,走进洗手间。林巡才一把跳起来,无视刘晋泽的叫骂,匆匆扔下一句“我要拉屎你先回去。”,跟着扭身进了洗手间。
 
站在洗手间门口,林巡拉了拉自己的大logo黑T,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迷彩中裤和脚下的球鞋,吸了口气,踏进了洗手间。

 
顾真夏一边洗手,一边抬起头透过镜子看着身后的人。
林巡清了清嗓子,靠在干手器旁,咧开了自己的招牌笑容,露出一口白牙,闪的人眼花。
“嗨。”
“嗨。”
顾真夏关了水,对林巡笑了笑,转身从旁边抽了张纸,回应到。

...…

顾真夏低下头用纸仔细的擦着手指,林巡就盯着顾真夏的动作,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尴尬以肉眼可见的形态在空荡荡的洗手间里弥漫着。
 
林巡打了一百遍的腹稿,在此刻统统像是被吃进了狗肚子,什么都吐不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顾真夏在林巡的注视下,用两张纸巾擦干了自己的十根手指,走到门边把扔进垃圾桶,抬起头,看向林巡。
“来找我的吗?”
林巡像是被敲了一棍子,一下子把上辈子的记忆都想起来了似的,
“啊、嗯,找你。”

顾真夏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小半个头的家伙,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酷,像挤牙膏一样的傻傻地一问一答,不禁觉得有点好笑。抿着嘴弯了弯眼睛。
“找我什么事呢?”
顾真夏抬头看进林巡的眼里,高高地眉骨和鼻梁,让林巡的眼睛显得更加深刻。
林巡突然回过神,往前一步,眯着眼睛盯住顾真夏,
“800块。”

顾真夏愣了一下,林巡身高和体型给顾真夏带来的突如其来的压迫感,以及贴近时感受到的对方身上的热度,让顾真夏不做声的后腿了一小步。
“抱歉...那天实在是没有现金了。”
“我就值800?”
林巡终于问出了憋在心里快一周的问题,低着头微微逼近顾真夏。
“没有,”
顾真夏又不动声色的向后迈了一小步,
“器大活好,售后也很周到,是我的错,我给少了。”
林巡一下有点无言。他没想到顾真夏会这么爽快的承认,而且...好像还被夸了?
像是得了点阳光就灿烂的花,林巡又是往前一步,
“知道就好,说说,怎么办?”
顾真夏也顾不得洗手间里独特的气味,深吸了一口气,又往后迈了一步。两人这一进一退的舞蹈,从洗手间中间跳至洗手间边上。
“你还要多少?我补给你。”
顾真夏心觉糟糕,他并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局面。说着便要掏出钱包。

林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顾真夏的胳膊,力气大到顾真夏缩了一下手都没有挣脱。
林巡手一摊,
“手机给我。”
顾真夏的笑容有一丝缝隙,看林巡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只好掏出手机递给他。
林巡拿过手机,按亮屏幕,又转到顾真夏面前。
“解锁。”
顾真夏皱了皱眉,扭了扭被抓住的右手,林巡松了手,顾真夏用右手大拇指贴住了home键。
“干什么?”
只见林巡迅速点开电话,输入一串号码。紧接着顾真夏听到从林巡口袋里传来的震动声。
 
林巡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回顾真夏的手中,咧着嘴角笑了笑,

“肉偿。”
 
顾真夏的笑容终于在脸上挂不住了,放下眼,把手机揣回兜里。
林巡抬了抬手,顾真夏下意识的又向后退去。林巡一把抓住了顾真夏的胳膊,往回一扯,
“别,贴到门板了,脏。”

顾真夏差点被拽进林巡怀里。顾真夏感觉到林巡火热的呼吸打在自己脸上,没有抬眼。
胳膊贴合的地方,隔着布料,感觉着身前人的体温,顾真夏想起了今早梦中抚在自己后颈上那只温暖的手掌。
听到林巡从胸腔里传来的一声轻笑,紧接着顾真夏感到耳垂一热,猝然抬起眼,对上一双眯起的笑眸。
“怎么还是跟猫一样。”
顾真夏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挥掉那只摸在他耳垂上的手。林巡却先撤下了动作,退开了。
转头往门口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站在原地的顾真夏,
“吃那么少,不饿么。”
顾真夏愣了一下,又笑起来。
那抹笑从嘴角延伸进那双眼里,弯了起来,像水一样晃进林巡心里。

“我又不发育了,吃再多也没用。”
 
林巡脸一下涨红了,低下了头,小声骂了一句三字经,扭头摆摆手,退开洗手间的门出去了。
如果忽略差点走成的顺拐,这一副还是很潇洒的。
 
顾真夏站了一会儿,抬手揉了揉眉头。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然后走到水池边,又洗了一边手,擦干净后推门出去了。对在旁边等着的许阳道了声抱歉,一起走出了食堂。









ps:感觉自己真是高产似母猪🐷
差不多该🚗了哼?

🤐

最近很迷ABO
超级想开一个
abo
年下
伪骨科
的故事
想想弟弟哭着说
哥哥你为什么不标记我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求求你了

就觉得很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