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夏阿

闷骚巡哥在线装逼


    林巡烦躁的撸了两把炸的飞起的毛寸,从裤兜里掏出被压的起皱的烟盒,抖了两下,叼出一根,咬着烟头走出寝室,站在阳台上点了火,眯着眼睛深吸一口。

    尼古丁从喉咙窜进肺里,过了一遭,又聚成厚重的灰白烟雾,从嘴角溢出,抚过鼻尖和眉眼,融进傍晚八点要沉不沉的夜色里。

  

「盛夏」16.我没事

16.我没事


林巡离开后,顾真夏给苏哲回了电话,苏哲一边抱怨顾真夏的重色轻友,一边告诉顾真夏自己下个月底回国。

苏哲的父母对付不过自己儿子的死缠烂打,把苏哲塞进了C市的G大,离顾真夏所在的C大距离不算远,不停的问顾真夏感不感动。


顾真夏打断苏哲的自我陶醉,问到,

“你回来之前,能不能帮我去檀上医生那边开点药?”

苏哲迎头被浇了一盆冷水,短暂的沉默过后,才不确定的张口,

“夏…”

“我没事,”

顾真夏平淡道,

“我只是有点睡不着。”

“不是走的时候已经快停药了吗?怎么又…”

顾真夏深吸一口气,走回客厅,靠近沙发里,安慰苏哲,

“真的没事,可能就是换了新环境,有点不适应。”

眼光一扫,看见茶几上放着一个小盒子。顾真夏伸出手拿起来,是一盒软膏,紧接着想到林巡最后一趟搬箱子的迟迟未归,不自觉地握了握手指。

苏哲在电话那头没再说话,和几分钟前死皮赖脸的样子就像两个人。

“抗抑郁一瓶,安定一瓶,抗敏一瓶。你和檀上医生说就好,我会提前给她发mail。”

“夏,刚才那个人…”

顾真夏看了看自己的指尖,

“放心,不是男朋友。”

“夏…都这么久了,如果真的合适,这或许也是件好事呢?”

苏哲在电话那头说的艰难。

“阿哲,”

顾真夏突然觉得浑身都累,像穿着厚重的冬装,掉进了沼泽,浑身重的抬不起胳膊。顾真夏抬起腿,将自己缩进沙发里,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他真的不是。”

电话那头的苏哲握紧了手机,紧皱着眉,是与平时那张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符的严肃表情。

细细的电流声在两人的电话中穿过,苏哲咬了咬嘴唇,还是将那个消息咽进了肚子,没有说出来。


顾真夏又何尝不知道呢?苏哲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好。

他不会去怪苏哲干涉自己的生活,也不会去嫌苏哲乱操心。不仅仅是因为从他初到日本,两人就相识成为好友;也不仅仅是因为苏家一直对他照顾有加,常年一个人在家的日子里,苏父苏母把他当半个儿子;而是因为苏哲曾经陪自己走过那段对当时的他来说很艰难的日子。



苏哲了解顾真夏,知道顾真夏没有说真话。

就像顾真夏也同样了解苏哲一般,知道在那欲言又止下的含义。

只是两人都默契的停下了这个话题。



给医生发完mail后,顾真夏抱起那本读了一半的《1Q84》,眼睛却越过书本,盯着桌上那盒软膏出神。

男朋友?

随即又自顾自的摇摇头,自嘲似的咧了咧嘴,将这个想法掐死在了摇篮中。整整一个下午,书上的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短小精悍的自己都不好意思… 

虐完顾真夏再虐一篇巡哥吧

真开心

顾真夏三连

“谢谢。”


“不用了。”


“我没事。”


🙂🙂🙂🙂🙂🙂🙂


终于把盛夏写下来了

等下发15

做梦了

妈的 梦见自己一不小心被ex看到了写的盛夏
然后ex看完一篇后就非要问我要我的ID
我不敢告诉他 因为文里有些情节是我们俩做过的!!我不敢让他知道啊!!!
然后他就威胁我 说要去全网搜索关键字 找我的ID
真的吓死我了
我就想偷偷做做脆皮鸭 隐姓埋名 自娱自乐 要被强行拖下马真的非常委屈 如果被发现了肯定没办法再这么愉快的写文顿肉了(哭
然后我各种求 让他忘了这一篇 但他非常倔强 说等回家了就去搜
我们回家了之后 他在门口为我放了一支烟花 他在外面放 我在厨房里隔着玻璃看 外面在下雪 而我在温暖的房间里 炉子上炖着汤 咕嘟嘟的冒着热气 我探出窗户 喊他赶紧进来吃饭 就像很久以前一样



还好我醒了
不然我恐怕会和他和好吧

巡哥的深夜感慨



就像传统意义上的一夜情一样,干完爽完,拔屌无情,开房做.爱,睡醒退房,然后点头告别,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里。

所有的旖旎都被关在了酒店的房间里。

想必顾真夏身上的吻痕就像自己背后的抓痕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淡,消失。无人能证实他是否真的存在过,春宵一刻,南柯一梦。

「一方」番外1. 陆老师的爱心早餐


番外1.陆老师的爱心早餐


方溯醒的时候陆未晞已经走了。拿出手机,上面赫然显示已经7:30。
老师要比学生提前一个小时到学校进行晨会和课前准备。原本每天都是方溯先起床,给陆未晞准备早餐和便当,陆未晞走后自己下楼去晨跑。

方溯心里惦记着陆未晞没吃早饭会不会饿,一边洗漱一边想着等会儿去便利店买些零食,正在苦恼该找什么理由才能在学校公然送吃的给老师,一下楼,却被楼下的场景吓了一跳。

餐桌上摆着几个盘子。
两个煎糊了的蛋,两片烤黑了的面包。
培根被煎的卷起了边,缩成一小坨。
土豆泥沙拉被做成了土豆块沙拉。
只有杯子里的牛奶看起来最正常。

旁边还放着一盒便当,方溯伸手打开。
方溯无法准确的说出菜名。因为里面的物质无法分辨。

便当盒上还贴了一张便签。
“爱心早餐,只能接受我的!”
方溯摩挲着那张小小的便签,想着陆未晞撅着嘴鼓起脸的样子,笑的温柔。




午休,教师休息室。
“呀,陆老师,你今天的便当怎么和平时的不一样啊?”
陆未晞笑眯眯的答,
“今天的是我做的。”
众老师笑的一言难尽。

---------------------------------------

午休,学生休息室。
“我靠,方溯你这是啥?!”
方溯眼都不抬,拿起筷子就吃。
“便当。”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我爱人做的。”
众同学惊的嘴都合不拢。

----------------------------------------


下午,非常敬业从不缺勤的陆老师请了假。
下午,从不迟到早退的好学生方溯也请了假。
两人在校医院相遇了。
医生给两人开了一样的药,治胃痛的。
陆老师涨红了脸,低下头不说话,不敢侧头看紧蹙着眉的方溯,校医的嘱咐一句都没听进去。
方溯盯着陆未晞贴着创可贴的手指,心疼的不行,发誓以后再也不能让陆未晞进厨房了,太危险。校医的嘱咐一句都没听进去。




陆未晞战战兢兢的打开门,盘算着该怎么跟方溯道歉。好不容易做了一次饭,直接把自己男朋友吃进了医院.....
看见方溯,还没张口,方溯便放下盘子,两步走到陆未晞身边,一把抓起陆未晞的手,
“方溯...我错...”
“手疼不疼?怎么弄的?”
话还没说完便被方溯打断了,
“被、被烫到了....”
“是我不好,我起晚了,没给你准备早餐。”
陆未晞咬了咬嘴唇,没说话。是他昨晚睡觉前偷偷关了方溯的闹钟,想准备一个惊喜,结果却成了惊吓。
方溯拉着陆未晞坐在沙发上,拿着烫伤膏一点一点地抹,一脸严肃。
“疼不疼?”
“不疼。”
陆未晞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其实就是两个水泡,一个是油溅的,一个是撞到锅沿上了。方溯抓着陆未晞的手轻轻呼了呼,心疼的紧。
“你以后别进厨房了,太危险。”
陆未晞咬了咬唇,抽出了被握住的手腕,七手八脚的爬到方溯身上,面对面坐在腿上,环住方溯的颈子不松手。
“老师!手!”
方溯急了,扯着陆未晞的胳膊,又不敢用力,怕抓疼了陆未晞,又顾及到对方手上还都是药膏,被这一抱抱的措不及防,叹了口气,只能轻轻拍拍陆未晞的背,小声哄道,
“怎么啦?怎么突然就.....”
“你别收那些女生的什么爱心早餐。”
“嗯?”
方溯听到陆未晞闷闷的声音,愣了一下。
“什么早餐,小饼干,小礼物,都不许收。”
陆未晞把脑袋埋在方溯颈窝,小声道。
方溯失笑,
“我什么时候收过?”
陆未晞不答,只是用脑袋在方溯的肩上蹭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嘟囔囔“不管反正就是不能收”。方溯被陆未晞撒娇撒的毫无脾气,伸出手揉了揉陆未晞兔毛般柔软蓬松的发,含着笑意,低声道,
“好,不收。”
听着方溯的保证,陆未晞才满意的哼唧几声。
“晞晞,起来,先吃饭....嘶....”
方溯话音未落,便感到自己敏感的颈侧一热,倒吸一口气。不等他说下去,陆未晞伸出柔软的小舌,又一次顺着方溯的脖颈舔上去,试着像平时方溯对待自己那般,有样学样,含住耳垂反复吮吸轻咬,含糊不清的道,
“不吃饭...”
方溯气息不稳,捏了捏陆未晞纤细的腰,指尖轻轻摩挲着手下温软的身子,低声沙哑道,
“不吃饭,那吃什么?”
陆未晞拉着方溯的手腕,探进自己的衬衫里,红着脸小声道,
“吃、吃我。”
方溯被陆未晞想要调戏自己,却先羞红了脸的样子一击击中,心里柔软的要溢出水来,伸出手扣着陆未晞的后脑,深深的吻住了。
“....好。”


晚上好
等下发「一方」的番外

关于我的专业日常对话

“啊,你是画画的啊?”
“算是吧,我是做设计的。”
“那你肯定会画画吧?漫画会画吗?”
“我不会画漫画,我做平面比较多。”
“那你们都设计啥?”
“海报啊,包装啊,字体啊,插画之类的。”
“插画都会画还说不会画画?你肯定会画漫画!不要谦虚了!”
“不是,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你不是画画的吗?咋能不会画漫画呢?”
“我…(我俏丽吗🙄️)”

「一方」四.完结(霸道年下学生攻X温柔小白兔老师受

前提提要:
「一方」一
https://shimo.im/docs/yFkmCJkSiq808JZd/

「一方」二(是车🚗
https://shimo.im/docs/8URAjpLjMmcdZuMr/
「一方」三(还是🚗
https://shimo.im/docs/4qWBRjr61w8D5vNQ/




陆未晞是被香味勾醒的。中午只吃了便利店的饭团,此刻饿的胃都抓在一起。陆未晞抽抽鼻子,吸着空气中弥漫的鸡蛋的香气,暖黄的灯光从门缝中溜了进来,门外是方溯刻意放轻了动作的声音,偶尔听见两声碗碟的轻声碰撞,混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就像是久经漂泊的旅者终于归家般安宁。
陆未晞手伸进睡裤摸了摸,是浑身的清爽,方溯已经帮他做了清洁。把脸埋在薄被里,闻着自己睡衣上残留的洗衣液的香味,慢慢扬起了嘴角。
伸长胳膊拉开了床头的台灯。桌角的手表指着九点。
陆未晞揉揉眼睛,撑着酸痛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拉开门下了楼。

“醒了?”
方溯站在灶台前,拿筷子将煎的金黄的蛋卷翻了个身。陆未晞含糊的应了一声,走到方溯背后,双手环着方溯的腰,脑袋抵着方溯的背蹭了蹭。
方溯低下头,看着陆未晞赤着的脚,皱了皱眉。
“怎么又光着脚。”
陆未晞不说话,越过方溯的肩膀,盯着那一盘被煎的滋滋作响的厚蛋烧,随着温度的升高,蛋卷里的芝士融化,香气慢慢溢出,在暖黄的灯光下挠的陆未晞心里痒痒的。
“饿...”
“马上就好。”
方溯左手反手揉了揉陆未晞睡的毛茸茸的脑袋,右手拿着筷子,利落的将蛋卷翻了个身,夹进放着梅子的小盘子里,随即关了火转身,一把抱起陆未晞,走了两步放在沙发上,又上二楼卧室拿了双袜子,跪在陆未晞脚下,给他穿上。
陆未晞怕痒,笑着躲,却被方溯一把抓住纤细的足腕,
“别闹,地板冰,这两天要降温。”
陆未晞看着自己面前方溯的发旋儿,伸手摸了摸。方溯的短发有点扎手。方溯给他穿好袜子,跪坐在地上,抬头看他。
两人四目相对,陆未晞没有再提方溯之前的失控,只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方溯仰起头,对着陆未晞清澈的眼,看出了那一汪泉水里隐隐藏着的担心,看着陆未晞还有些红肿的眼,有点心疼,紧接着涌上细细密密的温柔。
两人四目相对,沉默许久。陆未晞心里叹了口气,俯下身抱住了方溯,任方溯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拍着方溯的背,就像哄一个闹脾气的孩子,给这只小狮子顺毛。
方溯将脸埋进陆未晞的睡衣,深吸一口气,贪婪的汲取着陆未晞的味道。
陆未晞就像毒品,方溯心想,戒不掉了。只有两人的肉体贴合在一起,陆未晞温柔的抚摸着自己时,方溯心里才有一种难得的实感,像漂泊的旅人终于归家,溺水的人终于踩到坚实的土地。

他的晞晞太好了,方溯心想。
好到让自己没有安全感。

陆未晞低下头去,捧着方溯的脸,对上那双揣着不安的漆黑眸子,轻轻的吻上了方溯的额头,柔软的唇久久的贴着,无关情__欲,只有细水长流的温柔。
没有人问,也没有人答,不用道歉,也没有原谅,仿佛几小时前那一场疯狂的性__爱就像那场台风,已经过境,留下的只是劫后余生般的安宁。两人像在无垠大海中相濡以沫的两尾鱼,在暴风过后紧紧相依,没有言语,却又好像将所有心事相互交付。

良久,陆未晞收紧了怀抱,
“不怕,我在。”


饭桌上。陆未晞抬手摸了摸花瓶里一束盛放的玫瑰,
“怎么买花了?”
方溯看了眼陆未晞,低下头含糊的应了一声,将陆未晞汤碗里的贝壳一个个挑了出来。
“K大那边的申请书怎么样了?”
陆未晞嘴里塞满了蒸的软糯的米饭,含糊不清不问。
“已经提交了,这两天也联系了教授。”
方溯抬头看了一眼,伸出手将粘在陆未晞嘴角边的摘下,送进自己嘴里。
陆未晞舔了舔嘴角,笑弯了眼,
“教授没问你要研究计划书?还有学历证明准备好了吗?”
“研究计划书已经写完了,就是有些需要用书面语法的地方,我怕出错。”
陆未晞点点头,伸筷子夹起一块金黄的厚蛋烧,连着里面夹心的芝士,拉出好长一截丝,
“我等下给你看看。”
一大口送进嘴里,陆未晞被烫的呼气,松软的蛋卷配浓郁的芝士,一下就融化在口中,陆未晞满足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慢点吃。”
方溯随手将已经凉好的茶放在陆未晞手边,
“学历证明也提交了吗?”
“还没,我托人从国内寄过来了,估计这周内就能拿到。”
方溯低头认真的给一条烤鲭鱼理刺,将鱼肉都剃出来,放进陆未晞碗里。
陆未晞看着方溯,心里有点堵,欲言又止。
方溯大学毕业于国内一流的C大,专业成绩很好。来到日本读研究生,却只是报考了关西这边一间还算有名的K大。陆未晞曾经推荐方溯去报考东京的一流研究院,却都被方溯毫不犹豫的驳回了。理由陆未晞很清楚。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去。”
方溯头都没抬,将鱼骨扔进垃圾桶,又将自己盘中的鱼身上最嫩的腹肉夹下,一起放入陆未晞碗中。
“方溯....”
“我只是想走你曾经走过的路,呆你曾经呆过的校园,过你曾经过过的生活。”方溯抬眼看了一眼陆未晞,又低下头去摆弄那条鱼。“这对我来说更有意义。”
陆未晞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方溯拒绝去更好的学校,原因仅仅是因为想要读陆未晞曾经读过的学校,好像这样,方溯就能更贴近陆未晞一些。
“快吃,都凉了。”
陆未晞低头,掩住眼里都要溢出来的爱意,错过了方溯注视着自己那双饱含深情的眸子。
“菠菜也要吃,别挑食。”
“把汤也喝了。”

最后,在方溯的监督下,陆未晞把那一小碟凉拌菠菜全部咽了下去,除了自己的一份芝士厚蛋烧和烤鲭鱼,方溯的半条鱼也进了自己的肚子,味增汤里放了海带和贝类,还有陆未晞爱吃的竹輪,撒上一小撮葱花,咸淡正好。
陆未晞感觉自己好久没有吃到方溯做的饭了,一不小心就吃撑了,摊在沙发上,看着方溯洗碗。

开着的电视里播报着这次台风的受灾状况,关西一片受灾严重,机场受灾严重,几千工作人员和旅客被困,正在施救。还好陆未晞回来的及时,陆未晞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心有余悸。神户也引发了海啸,许多房子都被淹了,京都也遭到大面积被害。
陆未晞扭头环顾这栋房子。
这是两人两年前一起租下的,地理位置稍微偏远了一点,却是新建的一座小独栋。陆未晞开车上班,倒无所谓,只是苦了方溯,每天要走十几分钟才能到达最近的电车站,再乘电车去学校,却从未听方溯抱怨过。房间并不多,两人住在楼上的大卧房里,一楼的卧室作为书房被使用,里面堆满了陆未晞的书,被方溯打理的整整齐齐。

外面雨势转小,仍旧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滴打在玻璃上,发出的声音都让空气变得柔软起来。新闻里的女播报员还在说着,陆未晞的思绪却跟着视线,贴在那个厨房里的人身上。
方溯低着头洗碗,水流冲过修长的手指,带走白色的泡沫。和自己同款不同色的睡衣,因为动作的原因绷紧了背部,勾勒出方溯清晰的肌肉弧度,硬朗又年轻的侧脸在暖黄的灯光下柔和了许多,因为个子太高,头几乎要顶到上方的碗柜。
时间在这温柔缱绻中缓慢的流淌,周围仿佛安静了下来,陆未晞眼里只有方溯一人。
陆未晞承认,这确实是自己曾经追求的生活。除去两人的师生关系。
方溯很年轻,比自己小了9岁,在学校里人气也很高。人长的好看,成绩又好,周围免不了一切含着羞的女生暗送秋波。半年前一个女学生在发表会上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方溯公开表白,老师们慌张控场,学生们却大声起哄。方溯当场拒绝,回应自己并非单身,却被当场打趣道,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的恋人?
这件事陆未晞记了很久。
方溯对自己的好陆未晞心里清清楚楚,只是偶尔还是会吃味,突然有个女生站出来,就像今天下午那样,
“方溯,我明天给你带早餐吧!”
他能怪方溯吗?当然不能,因为方溯从来都是义正严辞的拒绝。
那他能怪那些女孩子吗?当然也不能。少年少女懵懵懂懂的爱恋,何来对错之分呢?
陆未晞甚至想,自己身为长辈,是不是应该将胸襟再开阔些?更何况,那些都是自己的学生。见了面会甜甜的叫上自己一声“老师好”。
曾经一度可耻自己喜欢上学生这件事,却又在两人的朝夕相处中将这份情花孕育更盛。
如果不是老师的身份,作为方溯的男朋友,我是不是也拥有普通恋人间吃醋的权利呢?陆未晞偷偷的想。

陆未晞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我有什么好呢?能得到这么好的方溯。自己不算年轻,甚至是个男人,甚至是两人的身份所致,这段感情无法昭告天下。他明白方溯的努力,尽快从这个学校毕业,脱离两人的师生关系,考入研究院,然后光明正大的站在自己身边,像一对普通的恋人。
陆未晞不敢想象有一天方溯会离开自己,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就算是脱掉衣服用最下贱的方法去挽留方溯他也是能做得到的。所以方溯放弃更好的学校,而留在自己的身边,陆未晞心里其实很开心。这种自私又隐秘的想法,让陆未晞愧疚,更多的却是丝丝涌上心头的甜。

“方溯。”
方溯回头,擦干净了厨房桌面上的水,洗了手。陆未晞窝在沙发上,笑得一脸甜,伸出双手,
“抱。”
陆未晞看到方溯嘴角弯起的弧度,擦了手,走进客厅,弯下腰把陆未晞抱了个满怀。对方身上是和自己相同的洗衣液味道,陆未晞缩在方溯的怀里贪婪的享受着方溯给予自己的安心感。
“怎么突然撒娇?”
方溯揉了揉陆未晞的脑袋,声音都带着笑意。
陆未晞把脸埋在方溯的肩窝里蹭着,小声道,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好想你啊。”
“傻瓜。”
方溯沉沉的声音传进陆未晞耳朵里,骚的心里痒痒的,陆未晞又伸手将人抱的紧了些,感受着两人的心跳,良久,听到方溯低声说,
“我也想你。”
好像一句不足够表达自己的心情似的,随即又加了一句,
“特别想。”
陆未晞笑个不停,听到方溯讲情话实在的太难得了,明明是个正年轻的小伙子,怎么嘴这么笨呢?陆未晞心想。
方溯直起身,看着陆未晞笑弯了的眼,脸上也柔和了起来,亲了亲陆未晞的鼻尖,
“困不困?困就早点睡。”
陆未晞点点头,却不松手,腿勾住方溯的腰,要方溯抱自己去卧室,方溯无奈的笑,
“哪里还有点老师的样子。”
陆未晞揽着方溯的脖子不松手,耍赖道,
“在学校才是老师,在家里是你的晞晞。”
方溯拿他没办法,笑得一脸宠溺,抱着陆未晞上了楼,把人塞进被窝里,将卧室的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低下头亲了亲陆未晞的额头,
“睡吧。”
说着正欲起身,被陆未晞拉住了衣角,可怜兮兮的望着,
“你去哪儿?你不睡吗?”
方溯拉下陆未晞的手,蹲下身,说自己还有研究课题要整理,看着陆未晞瘪着嘴,忍不住俯下身吻了上去。舌尖撬开贝齿,陆未晞乖巧的伸出小舌与之交缠,方溯扶上陆未晞的脸颊,温柔的在口腔里舔舐,吮吸着陆未晞的唇,又轻轻的咬了一下,陆未晞手上也抓紧了方溯的衣领,被吻的轻轻的喘息着。
良久,两人分开,方溯看着陆未晞湿漉漉的眼,伸出拇指抹去陆未晞唇上的水光,低哑着,
“晞晞,别勾我了。”
亲了又亲,陆未晞才放方溯下了楼,缩进了薄被中,合眼前,无意中瞥到了方溯放在角落椅子上的书包。



十二点半。
方溯揉了揉酸痛的眼,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将词典放回书架上,出了书房,轻手轻脚的洗漱完,走进卧室。
床头的台灯还亮着,陆未晞却已经睡着了。歪靠在床头,手上还拿着方溯的研究计划书,另一只手上握着的红笔已经滚到了地毯上。
方溯叹了口气,就知道这家伙没这么乖。一边怨着,心里却柔软的不行。弯下身去,轻轻的抽走了陆未晞手中的文件,有问题的语法和措辞被陆未晞认真的用红笔勾出,在旁边写下了标注。借着台灯的光,用眼神一遍一遍的勾勒着陆未晞的脸。柔软蓬松的发丝被蹭的乱七八糟,露出光洁的额头。浓密的睫毛在灯光的晕染下在眼下打下一小片阴影,小巧可爱的鼻子,还有微张的柔软的唇。
方溯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陆未晞的眉梢,微微笑着,眼神是从未有过的专注和温柔。
“嗯...?方溯...”
陆未晞睁开眼,被亮光刺了眼,又扭过了头,摸索着抓住了方溯为非作乱的手,捏着方溯的食指,像只小猫般,含糊不清几句,又陷入了梦乡。
方溯笑笑,关了灯,掀起被子,躺上床,将人揽进怀里。陆未晞感受到方溯的体温,下意识的贴过去,将头埋进方溯的颈窝里。方溯环着陆未晞,虽然陆未晞不会抱怨什么,但是下午却是把陆未晞折腾的够呛。方溯轻轻帮陆未晞按摩着腰部,陆未晞迷迷糊糊间舒服的哼唧了几声,便沉沉的睡着了。
方溯侧头亲了亲陆未晞的额头,想将满腔的爱意一起送进陆未晞的梦里。
“晚安,我的晞晞。”




后记(作者的瞎几百抒情)


首先,两人名字均为引用。

《诗经》的《蒹葭》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淒淒,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某一日上课走神,在书上写下了这首诗,于是…方溯和陆未晞就光荣诞生了!本来想给文章取名为「蒹葭」,想想觉得…太乡土了哈哈哈哈哈,还是「一方」好一点。



其次,是关于文章

「盛夏」依旧未完成,感觉写到了瓶颈,也是想让自己换换心态,于是写了这篇短篇。1.6w字左右,接下来应该还会有那么一两篇番外。

之前看过一段话,非常喜欢,觉得非常符合方溯的心境,所以想写一小篇专门写方溯,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写。

师生恋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题材,尤其是学生攻,一边xx一边问“老师我历不厉害”这种,实在是太喜欢了,于是就自己动手写了一篇。嘻嘻。

之前把两人的人设画出来了,虽然只是线稿,但是不太满意所以一直没有再画,果然还是有机会画出来比较好,毕竟都是我心里的小可爱。



接下来,照常是垃圾文笔自我反省

从「盛夏」开始,写文大概有小半年了(虽然更新频率着实不高),感觉自己的文笔一直没什么进步。甚至都不敢去看自己最开始写的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语文没学好,词语的使用实在非常有限。其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自己也不经常说中文,所以对于一些非常用词语感到有些陌生,总是组织不好语言,让人非常头大。

有时候看自己写的东西就像看小学生流水作文,非常不成熟,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绝望)。

其实「一方」中,想表达的情绪有很多。陆未晞的无奈、对于方溯的放纵、对自己的谴责。方溯的无安全感、偏执、狂热、以及骨子里的温柔。感觉自己很多都没有写出来。

这次尝试着用周围的环境(台风)来烘托氛围,但感觉依旧有些失败。

其实很想写古耽,可是我这个文笔…果然还是算了吧,那个要求的语文功底太深厚了。

还有关于开车,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为了开车而开车(这样很不好我知道,但是我控制不住我的贱手)。而且大家反反复复就那些姿势那些动作,感觉自己怎么写都还是那个套路,写出来的东西越来越无趣。

想尝试的风格很多,回忆和现实穿插的手法呀,蒙太奇的情__爱片段呀,不同性格的心理描写呀,都想试着去写一写。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最后,依旧是感谢阅读。

好像写了「一方」后,又多了几个粉丝。非常开心。虽然点赞仍然是个位数,但是也在慢慢增多,还是非常非常感谢,毕竟写出出来的东西实在是不怎么香…(再次自我检讨)

作为一个小小的爱好,我都希望可以把它坚持下去。被支持和鼓励的感觉非常好,再次感谢(鞠躬)。


还是那句话,不管小说也好,动漫动画也好,你寄托在这些虚拟世界上的感情,终有一天,在现实生活中也能遇见那个理想中的Ta,并且满足你所有的少男/少女心。

以上。

「一方」三(年下霸道学生攻X温柔小白兔老师受)



今日更新~客官们快来看呀~

三:内含高速列车🚄⚠️⚠️⚠️(呸!其实就是个三轮


https://shimo.im/docs/4qWBRjr61w8D5vNQ/ 


点击链接查看「「一方」三」,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前提提要:

一:


https://shimo.im/docs/yFkmCJkSiq808JZd/ 


点击链接查看「「一方」 一」,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二:内含高速列车🚄⚠️⚠️⚠️


https://shimo.im/docs/8URAjpLjMmcdZuMr/ 


点击链接查看「「一方」 二」,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关于作者的逼叨逼
1.「一方」本来在写之前预计三章结束,估计现在不行了,还有一小部分没写。就算只是个心血来潮的脑洞,我也想把它全部写完,应该还有一章就能结束,三五千字的样子。耶。

2.文中有两处引用(两个句子),最后全部写完的时候会写出来。

3.之前说过,我写文一定是要从生活中找素材的。甚至有些人物是有真人原型的(比如顾真夏),包括一些场景,学校,甚至是一顿晚餐,那都一定是源于现实生活中的。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类似于我向大众分享我的生活,我向大众讲故事,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唉我给你说,我有一个朋友……”

4.台风
说实话,刚写「一方」的时候,确实是个台风天。
但是谁他妈能想到,时隔小半个月,又真的迎来了台风…而且和上次的台风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真的非常可怕。非常可怕。感觉自己一语成戳(?)。
以前一直生活在内陆,没有遇过台风,这次涨见识了,真tm可怕(手动微笑),羡慕方陆良人可以在这种可怕的天气啪啪啪然后回到温暖的小窝里,妈的,越写越气。

最近读者变多了,非常开心,虽然还是个位数,但是写文也好画画也好,图的就是个开心。
祝大家天天开心,在每一个刮风下雨的日子里,能有一个人在家里温好饭等你。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