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夏阿

「盛夏」17.“今晚喝酒”

17.“今晚喝酒”

林巡在朋友圈里看到自己曾经的迷妹分享的学校贴吧链接,标题是“文院新晋院草顾真夏,小哥哥你缺女朋友吗?实在不行男朋友也行。”

林巡盯着那条朋友圈出了神。距离从顾真夏家离开到现在已经一周多了,两人默契的没有再联络对方。

 

就像传统意义上的一夜情一样,干完爽完,拔屌无情。然后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里,所有的旖旎都被关在了酒店的房间里,想必顾真夏身上的吻痕就像自己背后的抓痕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淡,消失,无人能证实他是否真的存在过,南柯一梦。

 

林巡动了动手指,点进了那条贴吧链接。

“深扒文院新晋院草顾真夏!久居日本刚刚归国!”

“新生代表上台发言,是成绩优异还是背有靠山?”

林巡继续动动手指,向下划,

“据说顾真夏今年已经23岁了,原本在日本学美术,学了一半突然回国重新念了,找的关系来咱们学校…”

23岁?竟然比自己大三岁。林巡挑了挑眉,也难怪之前兼职做美术老师,还真有两把刷子。

“为啥学得好好的突然回来了?据说他以前的学校是世界排名的美院?”

“说是咱们校领导高层有关系,啧啧,水挺深啊。”

“楼上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话啊,你是嫉妒吧?”

“确实是帅啊,又有礼貌,超温柔的,同班同学实名为真夏哥哥打call!”

“你们不觉得他笑的很假吗?永远都是那一副表情…据说这样的人都特别有心机。”

“请问你们是没别的可以黑了吗???”

看着这层楼下网友披着马甲相互骂架,林巡脑子里却浮现出两人上次开房时,顾真夏无意间露出的那个笑。弯弯的眼睛和白白的牙齿,然后自己就冲动的扑了上去,一发不可收拾…

“咳咳。”林巡清了清嗓子,伸手扯了扯裆.部有点紧绷的裤子,停下了自己的脑内剧场。但是林巡脑内就像有一台录像机,将顾真夏的每一处动情时刻都细细的记录了下来,然后见缝插针的在脑内播放。惹得林巡一天比一天更加烦躁。

 

想找他。

又不想找他。

 

找他做什么?上床?上次两人还可以用那800块“嫖资”作为借口,那这次呢?上次两人分别之前话说的难道还不清楚吗?又不是什么情窦初开守身如玉的纯情少女了,没人愿意被狗皮膏药贴着。林巡自认为擅长打游击战,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大家小心翼翼的踩着暧昧的底线互相调情,不提责任来扫兴,心知肚明,春宵一刻。

 

而在这一刻,林巡却觉得烦透了这种不清不楚,什么瘠薄玩意儿。

 

林巡烦躁的撸了两把炸的飞起的毛寸,从裤兜里掏出半皱的烟盒,抖了抖,叼起一根,咬着烟头走出寝室,站在阳台上点了火,眯着眼深吸一口。

尼古丁从喉咙窜进肺里,过了一遭,又聚成厚重的烟雾,从嘴角溢出,划过鼻尖和眉眼,融进傍晚八点的要沉不沉的夜色里。

掏出手机,动了动手指,“今晚喝酒”,顺利的发送至刘晋泽的手机。

 

闷骚巡哥在线装逼


    林巡烦躁的撸了两把炸的飞起的毛寸,从裤兜里掏出被压的起皱的烟盒,抖了两下,叼出一根,咬着烟头走出寝室,站在阳台上点了火,眯着眼睛深吸一口。

    尼古丁从喉咙窜进肺里,过了一遭,又聚成厚重的灰白烟雾,从嘴角溢出,抚过鼻尖和眉眼,融进傍晚八点要沉不沉的夜色里。

  

「盛夏」16.我没事

16.我没事


林巡离开后,顾真夏给苏哲回了电话,苏哲一边抱怨顾真夏的重色轻友,一边告诉顾真夏自己下个月底回国。

苏哲的父母对付不过自己儿子的死缠烂打,把苏哲塞进了C市的G大,离顾真夏所在的C大距离不算远,不停的问顾真夏感不感动。


顾真夏打断苏哲的自我陶醉,问到,

“你回来之前,能不能帮我去檀上医生那边开点药?”

苏哲迎头被浇了一盆冷水,短暂的沉默过后,才不确定的张口,

“夏…”

“我没事,”

顾真夏平淡道,

“我只是有点睡不着。”

“不是走的时候已经快停药了吗?怎么又…”

顾真夏深吸一口气,走回客厅,靠近沙发里,安慰苏哲,

“真的没事,可能就是换了新环境,有点不适应。”

眼光一扫,看见茶几上放着一个小盒子。顾真夏伸出手拿起来,是一盒软膏,紧接着想到林巡最后一趟搬箱子的迟迟未归,不自觉地握了握手指。

苏哲在电话那头没再说话,和几分钟前死皮赖脸的样子就像两个人。

“抗抑郁一瓶,安定一瓶,抗敏一瓶。你和檀上医生说就好,我会提前给她发mail。”

“夏,刚才那个人…”

顾真夏看了看自己的指尖,

“放心,不是男朋友。”

“夏…都这么久了,如果真的合适,这或许也是件好事呢?”

苏哲在电话那头说的艰难。

“阿哲,”

顾真夏突然觉得浑身都累,像穿着厚重的冬装,掉进了沼泽,浑身重的抬不起胳膊。顾真夏抬起腿,将自己缩进沙发里,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他真的不是。”

电话那头的苏哲握紧了手机,紧皱着眉,是与平时那张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符的严肃表情。

细细的电流声在两人的电话中穿过,苏哲咬了咬嘴唇,还是将那个消息咽进了肚子,没有说出来。


顾真夏又何尝不知道呢?苏哲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好。

他不会去怪苏哲干涉自己的生活,也不会去嫌苏哲乱操心。不仅仅是因为从他初到日本,两人就相识成为好友;也不仅仅是因为苏家一直对他照顾有加,常年一个人在家的日子里,苏父苏母把他当半个儿子;而是因为苏哲曾经陪自己走过那段对当时的他来说很艰难的日子。



苏哲了解顾真夏,知道顾真夏没有说真话。

就像顾真夏也同样了解苏哲一般,知道在那欲言又止下的含义。

只是两人都默契的停下了这个话题。



给医生发完mail后,顾真夏抱起那本读了一半的《1Q84》,眼睛却越过书本,盯着桌上那盒软膏出神。

男朋友?

随即又自顾自的摇摇头,自嘲似的咧了咧嘴,将这个想法掐死在了摇篮中。整整一个下午,书上的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短小精悍的自己都不好意思… 

虐完顾真夏再虐一篇巡哥吧

真开心

顾真夏三连

“谢谢。”


“不用了。”


“我没事。”


🙂🙂🙂🙂🙂🙂🙂


终于把盛夏写下来了

等下发15

做梦了

妈的 梦见自己一不小心被ex看到了写的盛夏
然后ex看完一篇后就非要问我要我的ID
我不敢告诉他 因为文里有些情节是我们俩做过的!!我不敢让他知道啊!!!
然后他就威胁我 说要去全网搜索关键字 找我的ID
真的吓死我了
我就想偷偷做做脆皮鸭 隐姓埋名 自娱自乐 要被强行拖下马真的非常委屈 如果被发现了肯定没办法再这么愉快的写文顿肉了(哭
然后我各种求 让他忘了这一篇 但他非常倔强 说等回家了就去搜
我们回家了之后 他在门口为我放了一支烟花 他在外面放 我在厨房里隔着玻璃看 外面在下雪 而我在温暖的房间里 炉子上炖着汤 咕嘟嘟的冒着热气 我探出窗户 喊他赶紧进来吃饭 就像很久以前一样



还好我醒了
不然我恐怕会和他和好吧

巡哥的深夜感慨



就像传统意义上的一夜情一样,干完爽完,拔屌无情,开房做.爱,睡醒退房,然后点头告别,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里。

所有的旖旎都被关在了酒店的房间里。

想必顾真夏身上的吻痕就像自己背后的抓痕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淡,消失。无人能证实他是否真的存在过,春宵一刻,南柯一梦。

「一方」番外1. 陆老师的爱心早餐


番外1.陆老师的爱心早餐


方溯醒的时候陆未晞已经走了。拿出手机,上面赫然显示已经7:30。
老师要比学生提前一个小时到学校进行晨会和课前准备。原本每天都是方溯先起床,给陆未晞准备早餐和便当,陆未晞走后自己下楼去晨跑。

方溯心里惦记着陆未晞没吃早饭会不会饿,一边洗漱一边想着等会儿去便利店买些零食,正在苦恼该找什么理由才能在学校公然送吃的给老师,一下楼,却被楼下的场景吓了一跳。

餐桌上摆着几个盘子。
两个煎糊了的蛋,两片烤黑了的面包。
培根被煎的卷起了边,缩成一小坨。
土豆泥沙拉被做成了土豆块沙拉。
只有杯子里的牛奶看起来最正常。

旁边还放着一盒便当,方溯伸手打开。
方溯无法准确的说出菜名。因为里面的物质无法分辨。

便当盒上还贴了一张便签。
“爱心早餐,只能接受我的!”
方溯摩挲着那张小小的便签,想着陆未晞撅着嘴鼓起脸的样子,笑的温柔。




午休,教师休息室。
“呀,陆老师,你今天的便当怎么和平时的不一样啊?”
陆未晞笑眯眯的答,
“今天的是我做的。”
众老师笑的一言难尽。

---------------------------------------

午休,学生休息室。
“我靠,方溯你这是啥?!”
方溯眼都不抬,拿起筷子就吃。
“便当。”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我爱人做的。”
众同学惊的嘴都合不拢。

----------------------------------------


下午,非常敬业从不缺勤的陆老师请了假。
下午,从不迟到早退的好学生方溯也请了假。
两人在校医院相遇了。
医生给两人开了一样的药,治胃痛的。
陆老师涨红了脸,低下头不说话,不敢侧头看紧蹙着眉的方溯,校医的嘱咐一句都没听进去。
方溯盯着陆未晞贴着创可贴的手指,心疼的不行,发誓以后再也不能让陆未晞进厨房了,太危险。校医的嘱咐一句都没听进去。




陆未晞战战兢兢的打开门,盘算着该怎么跟方溯道歉。好不容易做了一次饭,直接把自己男朋友吃进了医院.....
看见方溯,还没张口,方溯便放下盘子,两步走到陆未晞身边,一把抓起陆未晞的手,
“方溯...我错...”
“手疼不疼?怎么弄的?”
话还没说完便被方溯打断了,
“被、被烫到了....”
“是我不好,我起晚了,没给你准备早餐。”
陆未晞咬了咬嘴唇,没说话。是他昨晚睡觉前偷偷关了方溯的闹钟,想准备一个惊喜,结果却成了惊吓。
方溯拉着陆未晞坐在沙发上,拿着烫伤膏一点一点地抹,一脸严肃。
“疼不疼?”
“不疼。”
陆未晞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其实就是两个水泡,一个是油溅的,一个是撞到锅沿上了。方溯抓着陆未晞的手轻轻呼了呼,心疼的紧。
“你以后别进厨房了,太危险。”
陆未晞咬了咬唇,抽出了被握住的手腕,七手八脚的爬到方溯身上,面对面坐在腿上,环住方溯的颈子不松手。
“老师!手!”
方溯急了,扯着陆未晞的胳膊,又不敢用力,怕抓疼了陆未晞,又顾及到对方手上还都是药膏,被这一抱抱的措不及防,叹了口气,只能轻轻拍拍陆未晞的背,小声哄道,
“怎么啦?怎么突然就.....”
“你别收那些女生的什么爱心早餐。”
“嗯?”
方溯听到陆未晞闷闷的声音,愣了一下。
“什么早餐,小饼干,小礼物,都不许收。”
陆未晞把脑袋埋在方溯颈窝,小声道。
方溯失笑,
“我什么时候收过?”
陆未晞不答,只是用脑袋在方溯的肩上蹭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嘟囔囔“不管反正就是不能收”。方溯被陆未晞撒娇撒的毫无脾气,伸出手揉了揉陆未晞兔毛般柔软蓬松的发,含着笑意,低声道,
“好,不收。”
听着方溯的保证,陆未晞才满意的哼唧几声。
“晞晞,起来,先吃饭....嘶....”
方溯话音未落,便感到自己敏感的颈侧一热,倒吸一口气。不等他说下去,陆未晞伸出柔软的小舌,又一次顺着方溯的脖颈舔上去,试着像平时方溯对待自己那般,有样学样,含住耳垂反复吮吸轻咬,含糊不清的道,
“不吃饭...”
方溯气息不稳,捏了捏陆未晞纤细的腰,指尖轻轻摩挲着手下温软的身子,低声沙哑道,
“不吃饭,那吃什么?”
陆未晞拉着方溯的手腕,探进自己的衬衫里,红着脸小声道,
“吃、吃我。”
方溯被陆未晞想要调戏自己,却先羞红了脸的样子一击击中,心里柔软的要溢出水来,伸出手扣着陆未晞的后脑,深深的吻住了。
“....好。”


晚上好
等下发「一方」的番外

关于我的专业日常对话

“啊,你是画画的啊?”
“算是吧,我是做设计的。”
“那你肯定会画画吧?漫画会画吗?”
“我不会画漫画,我做平面比较多。”
“那你们都设计啥?”
“海报啊,包装啊,字体啊,插画之类的。”
“插画都会画还说不会画画?你肯定会画漫画!不要谦虚了!”
“不是,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你不是画画的吗?咋能不会画漫画呢?”
“我…(我俏丽吗🙄️)”